开公司

前不久了解个人使用支付 API 的问题,我以为很简单,看看文档和服务对接就行,结果发现国内不允许个人(个人身份)使用支付 API。国内的支付服务最低要求都要申请个营业执照,由个体户身份来申请使用。而全球性的支付服务(如 Paypal)国内能用的又极少,而且大部分人估计都没听说过,即便接入全球性的支付服务,APP 的使用体验都不会很好。先不说接入支付服务能不能赚钱,首先这个人身份赚钱的思路就被卡死了

为了使用支付服务申请营业执照?营业执照作用有限并且会带来维护成本,甚至有一些不可预测的问题,这方案不太好。

找人开公司?找钱的事情肯定用不着我,我还可能带来负作用。想到开公司之后的事情:招喜欢的人,要好看,要体面,然后每个月给他们发钱,他们的核心工作是负责讨好我。。。那真是太糟糕了,这方案好像也不太好。

减法

前几年我开始不再关注 .NET 和 C#,而转向了 Flutter。我发现 Flutter 灵活、高效,它可以很好的组织从 C/C++ Native 到平台交互再到跨平台 UI 的开发,可以轻松的创建支援 Android、Windows、Web(当然还有其他三个平台)的原生应用程序,完美契合我的优势,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完美的框架。

前几年我不再关注 OpenCV 机器视觉,基于为应用带来更多可能性的目标,我发现神经网络已经事实上给应用带来了广阔的可能性。

现在我关注怎么创造收益,没什么可能性的事情就不再折腾了,比如不发布 Flutter Package、不发布 Android AAR、不发布 Windows Dll 等,那些东西不做推广等于没发布。可以预见的是,开源项目这个事情应该不做了。现在做开源项目几乎等同于推广,我见到不少优秀的设计都被泛滥的推广给淹没了,而大力推广的项目没未必有多高的水准,个体真没必要做这个事情。

一个人脱头盔,所有人都跟着脱下头盔

电影《普罗米修斯》中的一个场景,科考队员们进入了外星山洞后,一个队员发现山洞的空气是安全的便脱下了头盔,享受外星球美妙的空气。其他队员见状也纷纷跟着脱下头盔,直接呼吸着山洞的空气。跟着脱下头盔的队员中,有一个虽然持有反对意见(具体台词我记不清了),但最终还是选择跟随其他人一起脱下了头盔。

我不明白,一个人脱下头盔为什么其他人都要跟着脱下头盔,而且那个持反对意见的人为什么也要跟着脱下头盔呢?那是真的科考队吗?在一个偏向理性的社会环境中,拍出这样的场景我感到非常意外。

一开门就看到地上一片狼藉,我从未见过这种景象,地上三片猫的呕吐物,走到洗手间又见两片猫的呕吐物。而蛋蛋就瘫坐在地上一个角落里,没有半点精神,换做平时她肯定一开门就兴奋的冲出来玩了,今天没见她在门口等我开门,没听到开门时她兴奋的短叫,只看到她在角落里“奄奄一息”。

我曾问过一个从事技术工作的小伙子一个问题,问他做的最骄傲的产品是什么,小伙子很聪明或者说不够自信,没有回答。其实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它需要你对过去做一些总结、归纳还有反思,你需要清楚的表明你未来的方向,同时,这个问题也代表了你最认同的价值观。

说走就走的旅行,说起来容易行动起来可有点难。即便是短短几天,也会有一些难以放下的东西要立刻放下,会有一些必须准备的东西要马上完成,还需要对一些可能的未知的状况有大概的了解,如何应对得要心里有数。拿起包包去看世界,是一件很需要勇气和智慧的事情。

It's about the network
拿起包包看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