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东西真可是兢兢业业、锲而不舍啊,反反复复、断断续续的推送了上百次都有,好像看了这玩意的视频能赚钱似的。我只在国内社交 App 朋友圈发过用这东西搞的骨骼动画,做着玩的,对 3D 跟本没兴趣,也不看这玩意的视频。

推送的视频里要么封面搞个 Logo,要么标题搞个名称。。。不知道这么 Low 广告是不是跟国内学的,还是这推送有国内的什么内容运营参与。现在看到这玩意的 Logo 都反感,别说没需求,就是有需求或推荐也会绕过这玩意。

管住嘴真难

这么好吃的东西放在面前真是难受啊,我已经管不住我的嘴了。

统计数据

我有个疑问,统计数据如何验证呢?比如某某品牌手机的市场份额,号称第一,那么如何验证确实是第一呢?

数手机数量显然不可能,即便号召 1000 个人去数也不可能,况且还未必能号召得起来。开放购买信息呢,让所有人可以随时验证,看似不错但是存在巨大的隐私问题,也不可能。

看来没办法,反正我是想不到什么有效的办法。换个思路,“第一”改为“号称第一”好像不错,这样免了验证的麻烦。

AI 自然语音对话的后续

去年使用 Azure 云和 OpenAI 搞了一个 AI 自然语音对话的 APP,本来设想了一揽子创新计划。结果,搞完对话部分基本就没下文了。

倒不是因为 OpenAI 费用问题,我这点流量根本花不了几个钱。有收益的问题,没收益没动力。也有懒的问题,我搞创新干嘛,等着市面上的类似 APP 创新,然后我 COPY 人家 Idea 就可以了。今年等不到,明年再等,我把 AI 应用创新的机会给你,我当观众看你怎么搞后续。

开源

前不久我把最后一个开源仓库删除了,其实这个决定大概在一年前就做好了,最主要的因素是缺乏推广或者说没有资源去推广。我觉得把一个项目开源有几个目的:

  • 分享,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一同改进和优化,同时,也给开源项目带来更多的资源和机会,带来更多的可能性。小微企业和个人项目可能这方面看得重一些。
  • 使产品变得透明和可观测的,基础级别的东西(如 Linux Kernal、大部分的数据加解密算法、大部分的媒体编解码器、Git、cURL、OpenCV,等等),还有全球科技巨头的东西(如 VSCode、Flutter、Android,等等),可能这方面看得重一些。

对于第一点,项目需要推广,不推广基本很难被看到。有一次,视频媒体给我推荐什么解决多层 if 嵌套的编程技巧,而我的开源项目里头这些小技巧都是起步要求,我想我这开源是白搞了。对于第二点,那些项目不缺推广。

所以,要让开源变得有意义,首先得推广。

技术理想主义如何着陆?

信息要掌握第一手的,不看掺杂了个人理解或评价的二手信息,更不看“乌合之众”的三手四手五手信息;技术要用最先进的最高效的,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不行;咖啡要喝美式或拿铁,好的咖啡豆加上研磨和调配技术做出来的咖啡就很好,不添加植脂末的更好,不喝掺杂了太多口味(化学品)的饮料。

做应用,国际化、响应式、高性能都得标配。很难理解流畅(不重启)切换多语言、响应分辨率和亮暗变化、低 CPU、GPU 占用是多么困难的事情;很难理解体面的大厂搞出来的 APP 确 BUG 成瘾,逻辑混乱,体验糟糕;很难理解连 HTTP 都不懂的人,竟然干着 HTTP 通讯相关的事情,(如同新闻联播让普通话都不标准的人当主持人,凭实力丢人啊);总之,与喝咖啡一样,我显得有些“格格不入”了。

一直走技术路线如何变现是个问题,档次太高,搞得与大家格格不入。